当前位置:主页 > Z生活卡 >老夫老妻如何度过感情与职涯危机?保存彼此的过去,并转型成Yo >

老夫老妻如何度过感情与职涯危机?保存彼此的过去,并转型成Yo

   时间: 2020-07-31   来源: Z生活卡 阅读: 429

我们似乎认为彼此有义务在一起——不是为了孩子——而是单纯想在一起。因为我们能逗对方笑,因为有一段彼此都不想抛掉的过去。这段过去在我们死后就没有意义了,但当我们还活着时,它让我们相信共同完成了某件事;它给了我们(还有其他人)某种天长地久的幻觉。再加上重新开始的前景令人畏惧。也许她会好一些,因为她比较年轻。情况会如何?

如果我们是朋友而非伴侣,我们能够独自生活下去吗?不再有尖锐的对话?不再有人暗指你的行为太愚蠢?不再有人在出外晚餐前忘记讚美你的打扮?不再有人忘记挽着你的手从前门走到计程车?单身会是一种福音吗?这样子值得吗?

我们结婚二十五年,在一起三十年,不过我确定两人仍乐于偶尔想着要⋯⋯?和别人重新开始?我甚至不确定那是一种冲动;是为了避免在所剩时间里一成不变的一种冲动。

别误会:一成不变还包括很多,熟悉、舒适、无须再找一间新公寓等等。我的朋友Z最近三度再婚。离婚的代价一次比一次狠毒,一次比一次昂贵。他的前妻们出没在市内的各个晚宴上,说些尖酸好笑的故事。他可能会说——如果他还有情感词彙可以诉说的话,至少他会这幺说——到了六十岁若只有精神生活,在情感上最为冒险。问题是什幺才最冒险:继续一起生活还是彼此分开?冒险在情感上一成不变,还是冒险独自凋零?孩子们,到了我这把年纪,我了解到:你选择冒什幺险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做法。


在我们这趟短暂的英国旅行之前,我去找了保险业务。林林总总约莫保了五十万美金的险,听起来高得吓人,必须支付的保费使得每个月都捉襟见肘。眼见着越借越接近的信贷额度,致命的心脏病便越离越近,从每回我看到银行透支额之后,蛋蛋和胸腔所发出的嘶嘶电流声就可以得知。

于是我和保险业务商量,是否能砍掉三分之二的保险额度到十五万美金。瞧,我的意思是:我就快死了。这个数额足以支付短期债务、丧葬费用和乔安娜的一年所需。这也是爱,宝贝。她将拥有屋子和我的养老金,儘管没多少,还有我的注册退休储蓄。我必须往下砍,因为我的收入并没有增加:我在《环球报》的六年内曾加薪两次,每次三个百分点,但后来的六年,每年减一个百分点,不採複式计算,而且无法赶上通膨。

我的保险业务很乐意帮忙,但她同时也认为我必须寻找新的收入来源,在我六十岁的时候。会面十分钟后,她说,

我突起一阵可怕的冷颤,差点把自己击倒。这是多年来的第一次(另一个不好的徵兆!),我立刻想当场辞退她。

她的名字叫乔迪。她是个非常好的人,一个朋友,也是极好的谘询者。但这种⋯⋯要我靠YouTube维生的说法⋯⋯的确令我想将她辞掉。我当然没有辞她,因为如今我是个老人了,是该听听以为自己什幺都懂的现代年轻人怎幺说的。因此我转而问道,「哪一些?」于是她迅速说出一对拍了科学短片的小鬼,「真的拍得很好,可以教给孩子们一些科学知识。」

她宣称他们靠YouTube一年赚进少则五十万多至百万美元。立意很清楚:如果我不是这幺冥顽不灵,我也可以靠YouTube赚个半百万。其不可思议的程度简直值得某人为它写首流行歌曲了。「这只是少数特例,」我说,她旋即声称已经见过其中的十位(原来她的男朋友在谷歌工作,因此他们双双被引见过YouTube二十五岁以下的前十排名者。)「还有谁?」我追问。这时我已拿出我的笔记本和笔,打算将他妈的名字记下来。

「不好吧,我不想破坏他们的隐私。」

「别傻了。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蒙特娄的那两个培根家伙?他们成日在YouTube烹煮培根?他们令我作噁,但他们一年赚进一百多万。」

她指的是哈利.莫伦斯坦(Harley Morenstein)和史特林.托斯(Sterling Toth),他们分别二十五岁和二十七岁,两人一起打造了每週向暴食致敬,称之为《大餐时间》(Epic Meal Time)的线上节目。有三十六万追随者订阅他们的YouTube频道,并积累了三千四百万的观赏人次——轻而易举地登上了百万观赏人次节目榜首。

我钦佩他们;真的,我真的钦佩他们。这两个家伙玩得异常开心,他们显然浑身是劲,怀有受人欢迎的绝技。我只是惊讶我的保险业务会催促我去效法他们。我实在无法想像《一名爱上培根的老家伙》这样的YouTube频道。也许我可以开个《一名什幺都不喜欢且未老先衰的老家伙》频道。

我知道这幺想有点古板,防卫性太强,还很蠢,可能会遭致反生产和自我毁灭;这是一个老男人的观点。但我对于完全不努力带给读者些许快乐和敬畏的人实在无法给予尊敬。话说回来,谴责「现在」的这种做法很怠惰。无论你如何谈论它,「现在」是无可迴避的真实存在,就在眼下。如果有人活在现在却深信自己能够预测未来,那我祝福他们。

我喜欢描述现在:感觉较有人性,它是我可以用双眼看见,双耳听到的东西。它是我比较能够拥有的。它具有眼前与当下的不同肌理,而且它抗拒过份简化的分析。它需要脑袋在同一时间内存有相互矛盾的一些想法而不会导致精神崩溃,我认为这对于我的六十岁脑袋来说再好不过。现在打败了将来。我一定会这幺说,不是吗?

但在我从保险业务她家回去的路上,我有了一个想法。我会完成这本该死的日记,然后开创我自己的YouTube频道。我会把我的节目取名叫做《噢,怎幺回事?》而且在节目中描述我把痔疮药膏擦在我的下面和嚼吞美达施(Metamucil)天然膳食纤维时的情状,我会在一个不想承认某天它也会六十岁的世界中,描述六十岁是什幺感觉。

相关书摘 ►身体机能从三十岁起开始退化——不要不相信,你们这些小混球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60岁,最年轻的老人: 在「中年与即将变老」之间,一位 「轻老年」的裸诚告白》,时报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伊恩・布朗(Ian Brown)
译者:陈品秀

从父亲的衰老看见自己开始衰老的开端。从女儿孩童时的照片回想三十五岁的自己。从同窗同学身上来衡量自己的体重与髮量。上网Google,发现有钱又有名气的欧普拉还不是跟自己一样——六十岁。(觉得舒坦)

作者伊恩・布朗,在迈入六十岁之时,提笔纪录关于六十岁的每个瞬间。看隐藏在日常中的各种细节,如何处处彰显着六十岁的意义——日渐无力的膝关节、瞬间秒忘的记忆力、在社交场合里被当成隐形人、只要年轻女生对着自己笑就陷入幻想⋯⋯

六十岁的日常,最需要坦然面对的勇气——坦诚无比、心酸与(偶尔的)髒话交织,一部鲜活体现(所有六十岁的人都不敢说出来)的「轻老年」人生告白。

老夫老妻如何度过感情与职涯危机?保存彼此的过去,并转型成Yo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相关信息
图文欣赏
精彩推荐 
搞笑百态 
精彩文章

申博太阳城_金樽电玩老版|致力于与你共同行动|社交生活的精彩|网站地图 申博正网sun sunbet金沙手机版下载